囚系层坚决反对代持,后续或有更加大案子

  本刊记者 田磊

  赵娟 胡蓉萍 陈旭

  一场涉及银行、基金、券商的金融监管调查,让近些年风光无限的债市陷入恐慌,也让一度以低风险著称的债券产品管理漏洞浮出水面。从万家基金的邹昱被调查,到易方达的马喜德涉嫌2008年挪用巨额资金从债市牟利,让“代持”以及利益输送等业内潜规则曝光在大众的聚光灯下。

  整个债券市场风声鹤唳。

  代持养券揭开业内黑幕

  上周五,出差路上的易方达基金[微博]固定收益部投资经理马喜德被媒体爆出其在债券交易问题上涉案。

  无疑,引爆了此次风暴的导火索是万家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交易违规。4月15日,万家添利B遭受大额卖单砸盘。当晚,基金圈内传闻,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邹昱被带走调查。4月16日上午,万家基金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更换基金经理等事项的说明。4月17日万家基金再度公告,称邹昱因个人行为正在被公安部门调查,至此,这成为国内首次出现债券基金经理直接被公安机关调查的案例。

  当天湖南一家媒体爆出,马喜德2008年曾经利用债券交易规则的空子,通过银行间债券市场来获利而被当地检察院起诉。结果马喜德一下飞机就被易方达高层叫到公司询问此事。随后易方达证实马喜德已被公诉并经法院开庭审理,处于取保候审阶段。易方达震惊之余立刻暂停了马喜德的基金经理职务。

  资料显示,邹昱毕业于复旦大学,硕士学位,2006年7月至2008年3月,在南京银行从事固定收益研究,2008年4月进入万家基金,离任前,不仅担任万家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一职,且同时担任3只债券型基金的基金经理。同时这位80后基金经理也被认为是公募基金业最年轻的固定收益总监,也是万家基金的招牌。

  奇怪的是,此前易方达竟不知马喜德取保候审的历史,而这涉及35亿资金的大案,湖南司法机关也没有限制马在金融业重新就职。更奇怪的是这件案子在五年之后才被审理、爆出。而这个时间点恰恰卡在这次债市监管风暴的节骨眼上。诡异的还有涉及债市违法的其他几个案件,都是数年前的事情,在上周集体被爆出。

  笔者曾与邹昱有过一面之交,邹昱长得很白,看上去温文尔雅,谈吐之间略显一丝羞涩。难怪事件曝光后,熟悉其的人都会扼腕叹息。

  4月19日,原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也被曝因涉嫌债市丙类户不当获利在2011年遭有关部门调查。

  而在4月16日,微博签名为万家信用恒利基金经理的微博网友yc0121发布了一条耐人寻味的微博:“感谢关心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的同业们,感谢投资人信任,感谢辛苦工作的同事。感谢那些默默支持我们团队的人和默默支持我的人。今天是需要保持理性和冷静的一天,但是很多事情让我时刻感到被温情包围。感谢这个经历。”

  加上之前爆出的万家基金基金经理邹昱、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杨辉、齐鲁银行金融事业部徐大祝等人,一场债券市场的监管风暴正在到来。

  同时,该网友还贴出了一则承诺书,并附言,“这不是空话,是职业操守和良心。”不过,该网友的身份并未得到新浪微博的官方认证。而资料显示,万家信用恒利基金的基金经理为唐俊杰和朱虹。

  经济观察报从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处了解到,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以反商业贿赂的名义对债券市场中存在的利益输送、欺诈等行为进行调查。目前涉及到的刑事案件部分已经移交到公安部刑侦局。反商业贿赂亦是中纪委近年来推动的一项重要工作。

  对于邹昱涉案的原因,据市场口径或与其代持养券有关。一时,业内专业名词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所谓“代持养券”是指投资机构以现券方式卖出债券后,跟交易对手私下签订协议,在将来某一时点以接近当初成本价重新买回该笔债券。以买回债券的期限进行划分,期限较短的称为“代持”,不断滚动续作、期限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称为“养券”。

  但经济观察报还从债券行业人士处了解到,对于债券市场发行、交易中的不当收益以及对于丙类账户的调查在2010年和2011年就已经展开,这两年利用丙类账户不当牟利的状况已经减少。此次债券市场的一连串案件应该是上次对债券市场调查的一个延续。

  需要指出的是,代持养券在业内属于比较普遍的一种操作办法,有杠杆效应,可放大规模。实际上也正是由于债券“代持”行为的存在,基金经理们得以不断放大基金运行的杠杆倍数,在近年打造出一个债券基金高收益的神话故事。

  债券市场风暴背后,涉及到央行、证监会和发改委的债券市场多年的多头监管等深层次问题也被提到了台面上。

  据记者了解,万家基金原基金经理邹昱执掌的万家添利债基,就一度是债基高收益的代表。在去年,万家添利分级基金去年的收益回报率为16.56%,同类102只产品排名第二位,已可比肩股票型基金中的领头羊,虽然近年来债券市场表现火爆,但较高收益信用债年利率也不过在6%-9%之间,国债、央票等的利率则更低,债券基金却能实现远高于普通债券利率的收益率确实匪夷所思。

  央行行长周小川去年3月在部际协调会上就曾表示,证监会作为国务院证券监管部门,不仅仅应该盯着场内市场,场外市场的那些利益输送、欺诈等也应该监管,央行非常欢迎证监会来监管银行间市场,相信初衷是保护投资人合法合情的利益。

  一位业内大型基金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基金经理表示,机构之间的代持行为很普遍,代持的目的一般是为了突破监管限制和粉饰业绩等。但还有一种情况涉及代持过程中与丙类户的利益输送问题。即丙类户找到交易对手谈好品种和价格等后,约定资金雄厚第三方代持债券,交易盈亏由丙类账户承担,第三方的收益协议上固化为高于市场价格的资金拆借利率。通过这种形式,部分利益被输送到丙类户。

  自债券市场产生以来,场外市场就是债券交易的主流。在大多数国家,债券市场就意味着场外市场,交易所债券市场只是规模很小的补充形式。从市场规模来看,截至今年2月底,我国债券市场债券托管量为26.6万亿元,其中银行间债券托管量为25.4万亿元,占比95.3%。从交易量来看,2011年,银行间债券总成交接近200万亿元,同期上证所债券总成交仅为21万亿元,深交所仅为2.36万亿元。此次债市核查风暴对整个还在全市场的监管格局会产生什么样的方向性的影响还有待观察。大佬还是羔羊?

  “如何判断代持的性质,关键还是要看代持的收益是否进了与金融机构存在关联关系的个人腰包里。”一位机构负责人表示。

  4月15日下午,万家基金明星基金经理邹昱管理的分级债基万家添利B突遭大笔卖出,在债市基本面平稳的情况下下跌2.78%。当日晚间,万家基金紧急发布临时说明称,邹昱因个人原因离职。随后获悉,邹昱已经被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带走调查,涉及在债券交易中的商业贿赂行为。

  债基利益输送堪比“老鼠仓”

  而根据万家基金随后的补充说明,邹昱已经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其实此前数日,万家基金已经着手与机构投资者沟通此事。

  无疑,作为老牌基金公司易方达基金[微博]日前陷入的黑幕风波也与利益输送有关,4月20日易方达货币基金经理马喜德被指曾于2008年挪用35亿元资金,为团伙牟利4000多万元被公诉。4月22日,易方达举办媒体说明会,披露了马喜德债券市场与易方达有关的违规交易的进一步细节,根据易方达基金的交易记录,马喜德曾购买080010国债,持有5天后于上市首日全价卖出,获利近20万。根据检察院的起诉书,同案人员之后再次卖出该债券,获利117万元。

  邹昱,80后基金经理的典型代表,1982年生,复旦大学管理学硕士,2008年4月加盟万家基金,他曾经刷新最年轻公募基金经理的纪录,后任万家固定收益部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

  对此,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认为这是一幅极具讽刺意味的场景:具有风险回避特性的中小投资者置于被宰割地位,当他们为获得4%的回报而欢欣鼓舞时,另外4%却被空手道玩家们笑纳。

  腼腆、谦和、书生相,见过邹昱的人大都有这样的印象。近年来,万家基金主打固定收益投资,尤其是邹昱曾管理的货币基金一直是万家的明星产品,而邹昱也一路升为最年轻的固定收益总监。

  分析人士表示由于内控机制缺失和监管漏洞,个人的逐利行为由于基金公司治理缺陷、内控漏洞而不断放大甚至失控,债市机构与个人之间的利益输送问题,其普遍和严重性,堪比“老鼠仓”。

  就邹昱被调查一事,万家基金在短短两天内连续4次发出说明,强调其行为与公司无关,且邹昱在任职期间,未发现有损害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行为发生。而经济观察报也从债券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邹昱可能与上海一家债券丙类账户发生过利益输送行为。外界亦猜测,邹昱涉案或与其管理的基金大量进行债券“代持”交易中的职务侵占和利益输送有关。目前,他们接受调查的原因都还没有定论。

  4月19日的媒体通气会上,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在回应近期债市场出现的利益输送案等问题时表示,无论是债券类还是权益类的证券代持,证监会一直以来都旗帜鲜明的予以反对。据了解,本周各家机构要将全部代持的券明细上报,证监会将展开专项核查。

  随后,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二把手、董事总经理杨辉已被带走调查的消息被确认,引起了整个债券市场的震动。中信证券亦将此归因为“个人原因”。杨辉在固定收益投资界的地位更加资深,过去两年中信证券固定收益业务债券做市交易量持续领先。

  实际上,此前大多数监管都是针对股票市场老鼠仓,债券市场的监管几乎为零。但近两年来,伴随着债市规模激增,A股市场赚钱效应的缺失,债券基金发展迅猛,据记者了解,2012年全年固定收益类基金总规模达10896亿元,其中新基金发行5085亿元,占全年首发规模近80%比重,而当年基金规模的增长就是靠固定收益类产品获得。今年新发基金中,固定收益类产品也占据了大半江山,逐步担纲了新基金发行的主力部队。

  多位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杨辉很可能涉及二级市场违规交易,或用亲属名义开设账户进行交易,涉嫌利益输送。亦有媒体报道,杨辉或因其他机构从业人员利用“丙类账户”进行利益输送而被牵扯。

  无疑,4月以来的债市黑幕风暴,将会影响到投资者对债券型基金的热情。对此,某位分析人士认为债券“代持”行为其实属于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危险游戏。一方面,这种行为曾被监管层明令叫停,只能暗箱操作;另一方面,这种操作转入“地下”滋生了大量腐败行为,触犯了法律。一旦被查出,将会对相关债基的业绩和申赎造成巨大冲击。

  另一位债券元老级人物徐大祝亦可能涉案的消息引起了业内更大的波澜。徐大祝供职于齐鲁银行,而邹昱所在的万家基金大股东为齐鲁证券,与齐鲁银行同属山东国资兄弟单位。

  与交易所市场的集合竞价撮合成交不同,银行间债券市场参与者以询价方式与自己选定的交易对手逐笔达成一对一交易,小圈子、人脉资源在做债券投资时异常重要。由于上述可能涉案的都属于机构固定收益部门负责人,更引起了业内对团体作案的猜测。

  上述事件从基金、券商蔓延至银行,业内各种传言不断升级,诸如大银行相关人士也涉嫌被调查等等版本传出。

  深圳一家基金公司做固定收益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直言,他感觉这些事情背后应该有更大的案子可能爆出。债市去杠杆?

  债券市场三位风云人物纷纷涉嫌调查,还是着实引起了不小的“地震”。

  4月18日,7天质押式回购放量超过1100亿元,以信用债为代表,债市整体收益率出现了小幅上扬,券商、城商行等机构纷纷自查降杠杆,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这类主要参与代持方都要求代持机构拿回债券,抛券行为造成债市短期供给增加。一些交易员惊呼,“去杠杆,要有人爆仓了!”

  而“代持”也因为邹昱可能涉案于此而成为敏感词。

  在连续数起股票基金公募“老鼠仓”事件后,债券市场异常价格波动的确已经成为证监会重点监控对象,今年初,相关监管部门人士曾对记者透露,债券灰色利益链也是可能涉及利益输送的重灾区。但由证监会稽查处理的各类案件线索,大部分还是来自于沪深交易所的日常监测,银行间市场的价格波动监控相对更多。

  “债券交易素来都是‘走量不走价’,资金量巨大,随便一笔上亿的单子,几个点的小差价就是几十万,利益诱惑巨大。”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称。

  不过不少债券界人士认为,“代持”交易在此次事件中有些被放大、被扭曲,对于这种交易,他们更常会使用“准买断式回购”一词。

本文由皇冠即时比分发布于皇冠比分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囚系层坚决反对代持,后续或有更加大案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